我们的第一个十年全文试读全文阅读 杨骚文殊在线阅读全文阅读完结版_易表小说网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连载中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时间:2020-01-28 10:33:45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辛未杨 主角:杨骚文殊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辛未杨原创的言情小说《我们的第一个十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杨骚文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叫风龑,现在是一位已为人父的失败者,我没资格跟大家讲成功,只能跟大家讲一下我的生活和创业的经历以及我每个阶段心态的转变……从19岁到29岁,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年,很精彩,也很惨烈,年轻人的自命不凡我有,争强好胜耍心机用手段我有,有点小成就就变的心高气傲忘乎所以,我也有,遇人不淑被设计我也遇到过,,,我希望年轻的朋友们能够从我的经历中汲取营养摈弃糟粕,完善自己的第一个人生十年,尽量少留遗憾……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

...

精彩章节试读:

台县一中校门口在呜呜泱泱的放学流中,杨骚一只胳膊搂着黑子墨的脖子一只手打着电话大声叫嚷着

“喂,爸,你让你司机过来接我,,,我说来学校接我,我下午去看我奶奶,,喂,,我说,我说我想我奶奶了,你不来,我让我妈来!!什吗?我听不见,大点声,让我小妈来?好好,随便,赶紧的吧”

“你又逃课?这暑假自习课你也逃,你还想不想考大学了”黑子墨一脸无奈的撇着杨骚

“纠正你一下,不是下午不上了,是以后都不上了。早就他妈受够了,向他妈坐牢一样,今天要不是风龑给打了个样,我不知道在这浪费时间到什么时候呢,哎,老四,这边,这边”

杨骚也是随性的很,但他家底殷实有靠山,再说他那成绩走了也好,虽然家里不在乎他省的那些钱但至少算是做好事了不再祸害其他同学了,这是黑子墨心里的想法,只不过他没说出来,怕说出来从此友禁。

“怎么就你俩?风龑呢?”林洛从拥挤的人流里挤了过来

“以后呀你就和大老,,,和老大两个人双宿双飞吧,风龑辍学了,我呢,回去给我奶奶汇报下应该也会紧随其后”杨骚另一只手揽过林洛三个人边走边说

“你辍学是好事,你占着茅坑不拉屎还憋得其他人难受,你这个决定做的很对”

“老四,怎么跟三哥说话呢!找死呀你”杨骚揽着林洛脖子的手忽然用力勒的林洛快喘不过气了

“哎,你,,松手,你,你勒死我了”林洛开始挣扎

三个人跑进学校旁边搭得一排专门卖学生饭的其中一个小吃店,这里的饭跟食堂一样都是大锅饭,但比食堂里的口味好了很多,而且物美价廉,三人每人要了一碗米饭上面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菜“你们说风龑怎么想的,他的成绩也不是太差,考个本科稳扎稳打吧,我要是他肯定不会走”林洛端着碗边吃边好像自言自语似的

“你这叫随大流,见别人考大学你也跟着考,现在时代不同了,考个普通大学有什么用?去公司上班,每天朝九晚五,然后接了婚买套房子给家里捅个大窟窿不说夫妻俩一起当大半辈子房奴,一辈子就这样过了,这些未来的事风龑想到了,所以他及时做了选择”黑子墨看着两个抬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用一种复杂的心理说着这些自己也想过却无法改变的生活

“你想过吗,老大,你怎么选择?杨骚突然扔出了这么一句话

“老大不用想,他成绩那么好,又是特长生,考央美肯定没问题,我这成绩,也就只能随大流了,我要是这时候辍学,我妈得跳楼”林洛接过杨骚的话

黑子墨刚想说什么被杨骚的来电音乐打断了“我小妈来接我了,你们吃我走了”杨骚还没说完就飞奔了出去

另外两人大叫到“替我们给奶奶问好”

“喂,小妈,你在哪呢?我在贫民窟吃饭呢,刚坐下,我还没吃呢,哎,我看见你了”杨骚一路飞奔着大喊着朝学校门口停着的一辆红色奥迪跑了过去,这是她口中的小妈也就是他的后***座驾,杨骚十三岁时父母因为各自的生意聚少离多最后协议离婚了,紧接着就跟她现在的小妈奉子成婚了,同一年生了一个女孩,今年四岁,这不这会儿正在车里安全座椅上给哥哥做鬼脸呢

“小妈,你怎么把妹妹也带来了”杨骚边说便把妹妹从安全座椅上解开抱了起来“想哥哥了吗,大美妞”

“不是你爸给我说你要去看奶奶吗,刚好我也好久没去了就把你妹妹从幼儿园接出来跟你一起去看看她老人家,呵呵,,,”

“额,,那我们先吃饭然后再买点东西去”杨骚故意转移话题,

他心里清楚奶奶一直不接受这个替补儿媳,这次肯定是爸爸做主故意让小妈去跟着联络下感情去,而她又怕在老佛爷面前吃闭门羹所以把她孙女也带上,这样有这兄妹俩在,就顾不上她了’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家里最不缺这个,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呀?跳蚤”小妈见杨骚如此给自己台阶下就开始给他打趣儿

“小妈,你恩将仇报呀”

“叫你跳蚤总比叫你小骚好听吧,小骚,小骚,呵呵,你说怎么给你起这么个名字”说着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我还是那句话,问我爸去,没文化还爱逞能,,,其实我也特不喜欢这名字,骚里骚气的,,,”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我们就在那家河南烩面吃吧,那里的羊蹄很好吃”杨骚眼睛望着右前方手指着不远处沿街的一个饭店

“把车停这儿没事吧”小妈有点不放心的问着杨骚

“没事,你怕啥,贴个条能怎么滴,我爸一个电话的事儿”杨骚边说边打开门就要抱着妹妹下车

“给你爸说?他可丢不起这人,算了,赶紧进去吃饭速战速决”小妈说着向饭店小跑几步进去了

这一顿杨骚可是开了荤了,也可能是今天心情大好的缘故接连吃了五个麻辣羊蹄,辣的两行泪哗哗的留,对面喂妹妹的小妈都看傻眼了

“儿子,你这在学校里受多大委屈呀,你爸给的生活费不够花吗?小妈这里有,小妈给你点儿”

小妈见杨骚像是从58年穿越过来的难民一样,心疼的不得了

“没有的事,我就好这一口,呵呵,,”杨骚这会儿嘴里忙得很说话的空都没了

都说后妈难当,但偏偏杨骚跟她后妈就相处的非常好,可能是他父母是和平分手的,没给杨骚幼小的心灵留下什么后遗症;再加上这个后妈年龄也只比杨骚大十来岁,没有太大的代沟,再加上他这个后妈性格又比较大大咧咧,心地还很善良,所以杨骚也实在找不出要与她针锋相对的理由

这两个半人终于吃完了饭,直接往乡下奶奶家去了,一路上小妈还在叮嘱杨骚不要不舍得花钱,该吃吃该喝喝,没钱找小妈要,就这样一路上伴随着小***“爱心唠叨”很快到了奶奶家,杨骚的奶奶喜欢安静,所以在村子边上自己的庄稼地里挖起了一处高地建了几间房子,距离杨骚爷爷的坟不远,当时因为这个事儿杨骚爸爸极力反对,都给老太太跪下了,因为杨骚父亲有三个姐姐父亲走的早,全靠杨骚奶奶一个人把他们姐弟四个拉扯大,现在儿子有出息了,却把自己老娘送到庄稼地里一个人过去了,这脸往哪放呀,全村人都背后戳脊梁骨,杨骚爸爸可受不了这个,一再要求母亲必须跟自己去县城一起生活,但老太太偏偏倔脾气,就是不愿去县城,就愿意留在老家一个人过,僵持了好几个月,因为这个杨骚奶奶还病了一场,杨骚父亲实在没办法了,为了老娘的身体面子算什么呀,就同意在距离父亲坟地不远的地方给母亲建了这一出院子

从大路到杨骚奶奶家中间有几十米远的小道,虽然也是铺的水泥路,但因为有点窄,杨骚小妈技术有限怕倒不出去就把车停在了大路边,她抱着杨骚妹妹,杨骚提着东西从大路走了过去

“奶奶,奶奶,我来看你了”杨骚大老远就喊了起来,只见一位个子不高满头银发体态略显肥胖的老太太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我孙子来啦,我宝贝孙子来啦,,,,”边说着边从大门迈了出来,还别说,杨骚奶奶将近七十岁的人了声音却很洪亮中气十足,杨骚奶奶走出门看见杨骚后边的那位自己的小儿媳,脸色立马拉了下来,一只手揽着走近的杨骚转身就往家里走,硬是把杨骚后妈刚张开叫***嘴憋了回去,这位小后妈还算机灵,小声的让怀里的小不点叫奶奶,这一声还真管用,杨骚奶奶挺住了脚步“你先进去”转身朝杨骚小妈走了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朝杨骚小妈怀里的她的宝贝孙女走了过来,杨骚奶奶虽然不喜欢他后妈但对她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很疼爱,学奶奶话说:‘这男女都是我杨家的人’

“来,宝贝儿,让奶奶抱抱”

“妈,朵朵太重了,您还是让她自己走着吧,朵朵下来让奶奶牵着手走好不好”

“我不要,我要奶奶抱着”

“行啦,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抱得动,来,宝贝儿,奶奶抱”奶奶接过孩子转身往家里走“在那站着干嘛,进来屋里坐吧”

“哎,妈”杨骚小妈听见奶奶叫自己进去顿时欣喜若狂,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屋子里杨骚正坐在沙发上给奶奶削苹果,见奶奶抱着妹妹进屋“奶奶,你吃午饭了吗?没吃让小妈给你做,她给你买了很多排骨,还有羊肉,还有这水果,这奶,都是小妈买给您的”一边说着一边给进屋的小妈使眼色,小妈笑眯眯的回给了杨骚一个大拇指

“这钱不还是你爸挣得吗”

“奶奶,我小妈现在现在也是老板了,自己开了家美容院,这人家自己挣得钱”

“开美容院的钱不也是你爸给的”杨骚奶奶说这句话时站在背后的小妈抬着脸撇着嘴学着奶奶说话,把杨骚逗得差点笑出声

“奶奶,吃苹果,我给您挑了个最大的”

“血糖高,吃不了”

“奶奶,我要吃苹果”坐在奶奶腿上的妹妹说着向哥哥伸出手去

“给你妹妹削一块,哎,你站那干嘛呢,坐吧,向前最近忙吗?那头疼病没再犯吧?你们都给他省点心,生意上的事儿就够他忙活的了,,,”奶奶一下说了一大堆问题小妈一时有点招架不住紧张的口吃起来

“妈,妈,他最近出差在外地呢下星期回来,他,,他头,我,,”

“行了行了,就知道问你也问不出来什么,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你要有跳蚤他妈一半我也不至于,,,,,作为一个女人,首先得把自己的男人伺候好把孩子教育好,然后再说其他的,跳蚤他妈以前做生意那么忙照样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你得学着点儿”

“奶奶,奶奶,我,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杨骚眼看着小妈要被奶奶数落流泪了赶紧去救场

“有事儿跟我商量?准没好事”

“对您来说确实不是件好事,那,我还说不说了?”

“说说,让奶奶听听”

“我不想上学了”

“什吗?!”小妈没等杨骚说完,就激动了起来

“你不上学你干嘛呀,你才十七,你,,,”

奶奶瞪了小妈一眼硬是吓得小妈把话憋了回去低下了头

“你在说一遍!”

“我,我不想上学了,我不想浪费时间”

“去,跪着去”奶奶指着里屋杨骚爷爷的遗像

杨骚不敢反抗乖乖的走到里屋跪下了

“咱们杨家祖辈里就没出过大学生,你爸那个时候想读书都读不起,你现在不缺吃不缺穿那么好的条件你说不读就不读呀,奶奶不指望你考个多么有名的大学,最起码是个大学呀,咱杨家出个大学生,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呀,我给你说,你要不读以后就别来见我”杨骚看奶奶是动了真气了吓得心里也没了底,他天不怕地不怕,父母不怕老师不怕就怕从小把他看大的奶奶,现在奶奶发话了,还能怎么着,继续读吧

“奶奶,您别生气,我这不逗你玩呢吗,这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我怎么着也得参加高考呀,怎么可能不上呢”杨骚说着从里屋走了出来蹲在了奶奶面前“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努力,考上大学,了您一个心愿”

“这还差不多”,,,,,,,,,,,,,,,,,,

,,,,,,,风龑熟练的操作着机器,在父亲的另一头干着,工作服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在工地上干就是挣得辛苦钱,冬天冻死人,夏天热死人

“累了就歇会儿去,这会儿太热,你歇会儿太阳没那那么毒了再干”父亲心疼儿子总是把风龑往楼下赶“没事,你别管我了,我真没事”风龑有点不耐烦,他不是不明白父亲是心疼他,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拒绝,他不想变成父亲怀里经不起风雨的花朵,小的时候家里炖肉做好吃的,父亲总是舍不得吃,慢慢的风龑就开始跟父亲“作对”,你不吃我也不吃,你不吃我吃的也不舒服,也是这些经历让风龑形成了独立的个性和肯为别人着想的性格,这就是所谓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吧”

“风老哥,你儿子可真能干呀,随你”

旁边干钢筋工的师傅们给风龑父亲聊了起来

“呵呵,还行”

“你就知足吧老哥,我儿子跟你儿子差不多大,这书也不读了,整天在街上游手好闲,整天见不着人,一回家准是要钱,我这多说一句就翻脸,哎,要早知道是这么个不争气的玩意当初我就该在门口等他出来掐死他”

“看你说的,孩子还小,不懂事,年龄大了结了婚就定性了”另外一个工人安慰道

“是啊,不上学了就给他找个媳妇儿结了婚就安稳了”

“就他这样整天游手好闲,谁家闺女愿意呀,现在礼金又那么贵,哎,真是儿媳妇都娶不起呀“

风龑父亲听在心里不禁想到自己家的处境:这儿子不读书用不了几年就得结婚,真是娶媳妇都娶不起呀

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风龑父子正准备下楼,这时上来一个人,正是风龑父亲的好友,也是这个工程的包工头

“力叔”风龑笑着打招呼

“你小子怎么来了,你们高二的不是暑假留校自习吗?”

“嘿嘿,,”风龑冲着力叔笑了笑没说话就下去了

“启明哥,明天钢筋工人多,可不能误了工,晚上你辛苦辛苦加加班”边说着边从自己衣兜里拿出一盒烟拆开后抽出一根递给了父亲“这风龑明年就高考了吧,你自己辛苦点儿就得了,别再让孩子过来跟你受这罪了,还影响学习”

风龑在楼下换好衣服等父亲,他每次来工地帮忙都会带两身衣服,干完活立马换上,哪怕是出去吃饭立马回来干活他也从不怕麻烦的来回换,父亲知道这是年轻人的虚荣心,所以从没说过什么。

“走,出去吃饭,吃完你去睡觉,我加会儿班”父亲边说边向风龑走来

父子二人就近找了家小饭馆要了两个菜一荤一素,父亲又要了一瓶五元钱一瓶的白酒,父亲爱喝酒这已经不是秘密,甚至因为喝酒爷俩吵过几次架,风龑和家人怕父亲经常喝酒会伤身,父亲因为从事高强度的工作,长期超负荷所以就养成了喝酒解乏的习惯,其实风龑每次看见父爱喝酒都很心疼,他明白父亲为了这个家太辛苦了,今天父亲喝酒风龑一句话没说,匆匆吃晚饭自己先回工地了,留下父亲还在一边喝酒一边跟邻桌的工友聊天

风龑跑到配电箱前打开了电机的开关,换好衣服去楼上加起了班,他就想着自己能多干一点父亲就可以少干一点,晚上的工地非常安静,只能听见钢筋焊接时融化的吱吱声,风龑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一辈子给别人打工,虽然现在的他对自己的处境无能为力。

杨骚他们已经在奶奶家吃完饭给奶奶告别后往县城赶

妹妹坐在车里睡着了

“小妈,我奶奶就那样,你别生他气”

“你说什么呢,我可不敢,我早就习惯了,至少你奶奶对你妹妹很好,我这个杨家媳妇儿怕是很难入她老人家法眼了”

“别灰心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加油,小妈”

“你也别安慰我,我早认命了,对了,这个周末我过生日,你爸回不来,我这边又没什么朋友,你叫上你的那几个兄弟陪我过生日,礼物就免了,蛋糕我自己买,你们就只出嘴就行,请你们吃大餐”

“别呀,小妈生日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些穷学生没什么钱,买礼物的任务就交给我爸吧,蛋糕我们负责,我们人多,兑一下每个人也摊不了多少都还能承受”

“行吧,恭敬不如从命吧,对了,把你们班那个东北妞叫上”

“哪个东北妞?,,,黑子文?”

“对,就她”

“我去,那个母老虎,你怎么认识她的”

“你爸跟他爸认识,我在一次聚会上见过她,就坐我旁边,性格不错,直来直去的,我喜欢”

“是,跟你一样大条”

“掌嘴,,,没大没小,你是不对人小姑娘有意见呀?踩着你狗尾巴了?”

“没有,怎么会,,,我才懒得理她”

“我告诉你,这是命令,必须让她来,我过生日光看你们几个半大小子在那狂吃海河,我太不划算了”

“遵命,麻烦靠边停车”

“到啦?”

“前边就到,我走过去,小妈辛苦一天了赶紧回去吧”杨骚边说边打开车门下了车,还不忘在妹妹额头上啄一口

“你真走回去?那你小心点儿”

杨骚头也没回举起手做了个ok的手势

“记得叫上那个妞”小妈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听见小妈又提醒自己杨骚随口吐出两个字“流氓”

杨骚走过十字路口左拐到一个胡同里,嘴里哼着郑源的新歌【怎么会狠心伤害我】晃晃悠悠的朝董爷爷家走去,刚一进门就看到董爷爷躺在摇椅上听广播呢

“爷爷,我回来了,对了,别等泥鳅了,他又去工地干苦力去了“风龑知道董爷爷每天都会等他们全部回来才会上楼休息,所以提醒下董爷爷

“,,,,,奥,,,,,好,,,你上去吧,门我锁”董爷爷若有所思的吱会了一声

在房间里正专心做功课的黑子墨听见由远递近的口哨声顿时感叹今晚又不能安生了

“子墨哥哥,你裤子提上了吗,奴家可要进去了”杨骚靠着墙站在门口压着桑子贱贱的推开门

“爱进不进,回来收拾东西呀”黑子墨头也不回的收拾着自己的试卷

“别提啦,老太太不同意,说什么我只要敢不考大学,她就跟我断绝关系”

杨骚走到风龑床边直接到了上去

“没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呀,再把她气的好不好的,,,”

“那就接着读呗,反正对你来说都一样”

“哎,对了,这个周末晚上别安排了,我请你们吃大餐”

“撸串?”

“出息,,,听好了,汉林大酒店”

“不去,去不起,你可别打我那点生活费的注意”

“你这大哥做的,腰杆都弯鞋里去了,,,行行,给你说实话吧,不让你们出钱,也不是我请,我小妈请,她过生日,我爸回不来,他这边又没朋友,就叫上我们热闹热闹,,,不用买礼物,我小妈说了,带着嘴去就行”

“这不合适,这我们买的东西你小妈也看上呀,要不我们带个蛋糕去”黑子墨向来是不喜欢占便宜,又是他们几个最大的,他习惯性的做了决策

“蛋糕我来买,有个事你得帮忙”

“什么事?”

“我小妈点名要黑子文去,你也知道我跟那个东北虎向来不和,她要是不给面子,我没法给小妈交代,明天你跟我一起给她说,行吗?”

“这个好办,明天陪你,只有风龑去,你还怕她不去吗”黑子墨旁敲侧击的提醒着杨骚

“是啊,差点忘了我们得杀手锏,我先给他打个电话”

这边风龑还在一个人加着班,六月的晚上还有点小风虽然有股热气但到底是比白天舒服点“喂,跳蚤,什么事?我这正加班呢”风龑打开扩音把手机放在工作服上衣的左上边外口袋里一边干活一边跟杨骚说话

“喂,泥鳅,给说个事,这个周末晚上我小妈请我们汉林大酒店搓一顿,你去不去”

“去呀,我看这活周五就能干完,算我一个”

“好咧,那就这样,你忙吧”杨骚迅速的挂了电话“嘿嘿,这下明天就好办了”

风龑刚挂了电话父亲就上来了“别干了,回去睡吧,我把这电梯井剩的这点弄完明天他们在多人也不怕,你去睡吧”说着从风龑手里接过了器具

“那我把这两颗柱子上的钢筋给你分好”风龑看着也没多少活了就没坚持,给父亲分好钢筋自己便下去睡觉了

零九年的小工地基本上都没有供远路工人休息的地方,都是在旁边建好的毛坯房里找个地方铺几张模板上面铺上凉席吊个蚊帐就睡了,索性还能从配电箱扯电过来,风龑走到屋里拿了一个脸盆又从自己带来的袋子了拿了一瓶洗头水,跑去工地一边刚挖好的地基正往外抽水的大水管口简单的洗了洗,一阵收拾完风龑躺下已经十点多了,他拿起手机给宓小君发了条信息,打开王杰的哥边听边等回复,风龑虽然是九零年的人但就喜欢王杰的歌,一首{hello}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也许是今天太累了吧,,,,,,,,

一大早风龑就被手机的闹铃吵醒了—“5点50”这是风龑上课定的起床闹铃还没来得急关,拿起手机看到有两条未读信息,发件人是宓小君“昨晚睡着了,你确定这个周六过来吗?”“还没起床吗,,,猪头”

风龑看着宓小君发来的信息嘴角咧开了花,转头看看父亲的床铺没人,肯定是早早的就去干活了,风龑起身洗漱完换上来时穿的衣服去工地门外买早点去了“喂,小君,吃早饭了吗”风龑边走边给宓小君打电话

“我吃过了,正往教室去呢,你干嘛呢”宓小君和几个女同学一起簇拥着在校园里走着

“我在工地给我爸帮忙呢,现在出去买早点”

“你怎么去工地了?,,,,,,昨天你说这个周六你来看我,你,,,你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了?”风龑什么事情都会对宓小君说,当然他之前恶补半年如果成绩不理想就辍学的想法也一定跟宓小君说了,他们两个初一就是同学,虽然两人真正走得近也只有半年多,而且后来这半年风龑因为要专心复习很少跟宓小君联系,但聪明的宓小君还是猜了出来

“我,,,对,你猜的没错,从昨天开始我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你做的决定我都支持,我相信你,好了不说了,我到教室了,后天见”

宓小君总是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风龑,无论风龑做什么她都无条件支持,给风龑说的最多的就是‘我相信你’这也是风龑喜欢跟宓小君在一起的原因,他感觉在宓小君面前自己无所不能,风龑幸福的挂了电话买好早点给父亲送了上去

“爸,吃早点把,你不会又一夜没睡吧?”

“没有,昨晚你回去后我干完那两个就去睡了,睡到三点半怎么也睡不着了就上来了”父亲拿起一个肉包子吃了起来“今天再加加班明天中午就能干完,这次是现钱,,呵呵”

父亲笑着对对面的风龑说,眼里充满了喜悦,是啊,作为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男人来说,出来干活带着钱回家是件多么知足的事儿

早自习的高二二班异常的安静,杨骚坐在风龑的位置上时不时的偷瞄旁边的黑子文,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搞笑,终于按耐不住的灵魂开始躁动了,杨骚半蹲着飞快的跑到右前方黑子墨旁边把自己潦草的小字条拍在了黑子墨怀里又迅速撤离,黑子墨扭头看着像尿急一样的杨骚转头在一张纸上沙沙沙几下扔给了后边隔着一个人的黑子文,黑子文看完纸条后嘴角闪出一丝笑意,然后又在纸上沙沙沙写了几个字用手团了团她没有扔给黑子墨反而扔给了杨骚,杨骚对黑子文的这一举动很少意外,他打开纸条里面就一个字“去”

杨骚看完黑子文的回答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嘀咕着吃小***大餐真不容易呀

相关内容推荐:

卡梅拉

编辑卡梅拉点评: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小说很好,情节跌宕起伏,主人公的孝顺坚强很感人,蜜蜂的文笔细腻,个人强烈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