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世家在线试读精彩阅读完结版】主角青青俊_易表小说网

暧昧世家

暧昧世家 已完结

暧昧世家

时间:2019-11-06 04:06:54 分类:女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百亩森林 主角:青青俊

主角是青青俊的小说《暧昧世家》此文是百亩森林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童年的相遇,年幼的诺言,离别,重遇不再相识,一次次擦肩而过,一次次寻找,终于相见,再次唤醒了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说回来,我已好一段日子没有登入这网志了。近日真的发生很多事呢!被反锁在冷藏室、被选成参赛者、把我从冷藏室救出的竟是老板…

回想起,徐少爷跟小风也有几分相似的,眸子同是墨绿,一样爱逞强,装酷…但徐少爷又怎会是小风呢!如此戏剧性的命运,又怎会发生在我身上呢?绝不可能…虽说人生就如舞台,但电视剧的情节,是没可能发生在我这如此平庸的女孩身上吧!

被选作参赛者,心中其实有点儿慌乱的,但庆幸是有黄师傅陪伴,我亦能以当助手的名义站在一旁,不用献丑。算着,第一场比赛,就于下星期举行,而且对手还是一所有名的意大利餐馆。不知黄师傅会以什么菜色应战?还真期待呢!

把网志关上后,一种无名的感觉驱使她寻找了很多意大利菜色的资料。

同是夜半之时,俊远亦无法入睡。刚完成了公司的工作,想要睡觉,谁知躺在床上时却变得精神无比。明明早已吃过晚饭,不知何解他的肚子仍咕咕作响。一个蛋糕盒划过他的脑海,他终于想起数天前表涵作回礼的甜品。

俊远的睡房内有一个雪柜,他从内把饼盒拿出。看看饼盒,清淡的紫色小花,不多不少的印在白色纸盒上,三个桃红色的大字特别突出—“天使屋”。

“哼!说什么自制的糕点,还不是到有名的天使屋购买。”俊远看着手中的纸盒,冷讽的说。

把纸盒打开,内里整齐的放着红、黄、绿、蓝,四种不同颜色的冻饼:红色的在草莓果冻面上放上半颗草莓,一条幼小的巧克力的卷状的放在旁边。最底的是一片薄薄的海棉蛋糕,蛋糕与饰面的果冻中间,就是草莓雪糕了。

黄色的是一件小型的日式柠檬芝士蛋糕,芝士蛋糕面如旧的是淡啡色,八份一片柠檬与薄荷粉末就饰在上。

绿色的是蜜瓜慕丝蛋糕,薄薄的海棉蛋糕上,是蜜瓜香味的慕丝。

最后的便是蓝莓海棉蛋糕。两层海棉蛋糕的中间,是添加了蓝莓香精的忌廉,加了蓝色的蓝莓香油的忌廉饰面,两颗蓝莓压着两片小小的薄荷叶放在忌廉上。

“天使屋果是名不虚传,光是卖相已很诱人。”俊远看着四件小蛋糕,心底划过一丝担忧:

最后的对手便是天使屋,不知她能否熬过呢?神经病!我干什么在担心那黄毛丫头!“电线短路”!

又到了要为表涵训练的时间了,今天有点失落的黄师傅如过去数天的比任何人更早回到餐厅的厨房,谁料到今天有人比他更早。踏进厨房,数道意大利菜已放在工作桌上,一个娇小的身影就在洗手盆前清洗着用具。

黄师傅尝过一遍表涵弄的菜,概叹她的技巧犹如当地的名厨。他放下食具,认真的说:“表涵,你得以主将身份代我出赛。我早于数天前把手弄伤,恐怕未能发挥能力。然而现在尝到你的手艺,我能肯定,只要你愿意,一定可以胜出。”

“黄师傅……”表涵怔怔的看着他,完全不懂得给予反应。

“答应吧!”一把成熟的女声从背后响起,是俊远的秘书—苏小姐:“少爷会选你当参赛者,也就是想看看你的实力吧!难道你在当学徒的这些年间,从没学会任何事?这些意大利菜色只是你买回来,但欺骗是你亲自制作?”

虽然表涵确是不想成为主将,因为这会使她的身份有危机,但她更不能忍受别人数落她的实力,“黄师傅,我答应你!我陈表涵发誓,绝不会败给任何人!”星期天,四堂餐厅门外挤拥着不断踮起脚,想看看内部发生什么事的人群。餐厅内的桌子不再像列队的排着,而是靠墙的围着,让餐厅中心空出一个圆形。

圆形的场内,放着两张有着完善设备的厨师工作桌。工作桌前约十二尺,放着一张长长的桃木桌。上面设置着三人的位置与食具。

顷间,灯光全暗下来,只亮着放置着咪高锋的麦克风架。一个穿着整齐西装服饰的男士站在它前,清清喉咙说:“各位好,我是厨艺比赛的司仪。四堂餐厅举行厨艺比赛,并分为四节,每节相隔一个月。是次比赛题目是意式菜色。”司仪先生说了长篇的序言,令在场的人仕也快要睡着了。

戛然,场内亮地五盏灯,照射着两名站在厨师工作桌前的厨师(表涵及意式西餐馆的师傅)以及坐在桃木桌前的三位平评判:俊远、意式西餐馆老板及一位有名的食家。

俊远的视线一直也没有离开害怕得有点颤抖的表涵。

这笨丫头该不会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吧!

表涵虽然不是首次参加烹飪比赛,但看见餐厅中坐满了好奇的人,自己都老板也在评判席上看着自己比赛,想不紧张还真是冷静太过吧!但不知什么原因,当她的视线对上俊远的,竟感到他的眼神透出一丝鼓励的成份,胆怯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司仪再次响起他的嗓子,介绍着座中的三位评审,以及站在桌前的学厨和厨师。“意大利膳色为是次比赛的规限。两位厨师需在那纸箱中抽出他们各自的题目。”

表涵的心再次重而慢的跳动着,右手微颤的探中纸箱里,心里期望着千万不要是某道菜色。一张对折着的小白纸从纸箱抽出,轻轻的把它摊开,只见表涵闭上双目,叹了一口长气,便低着头回到桌旁。她的一举一动,表情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全到映入俊远和某一位男生的眼帘。

一名坐在墙角的男士,目不转睛的看着表涵,自言自语:“不会倒楣的是那道菜吧?”

待意式西餐馆的师傅也回到位置上,司仪便宣布比赛开始。

听到指示后,师傅已急不及待的跑到食材柜上寻找所需的材料。转眼间,他的桌上已推满了不同种类的原料。

“原来是有名的提拉米苏(Tiramisu)。”俊远架起双臂在胸前,勾起唇角冷语。

“想不到四堂餐厅的老板也能光看食材便知道了。”坐在身旁的蓝女士(意式西餐馆老板)带着讽刺的口吻说。“但阁下在初赛便派出一名学徒,看怕是想要丢人现眼吧!”

其实不能怪责蓝女士会这样说,因为到这刻,表涵仍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闭着双眼站在食材柜前。

这笨丫头,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看似没有异样的俊远,心里已慢慢的着急起来。时间在指针的跳动间流走,师傅的提拉米苏已进入最后雪藏的步骤了。此时表涵才睁开眼睛,想也没想,看也没看的便从肉类区取去食材,速度快得别人也看不清她拿走了什么。只见她捧着食材走到桌前没多想便动手起来,而且速度快得惊人,看不清的甚至以为她多长了两双臂。

表涵刚完成酱汁于碟上的拉线,司仪便宣报时间已到,并且请他俩把各自的菜色都端到桌前的手推车上。为防徇私,两位餐厅老板均不可为自己的厨子评下分数。

三杯以酒杯作器皿的提拉米苏,及由表涵制成的意式羊架都放在三位的碟上。

有名食家—陆先生和俊远都吃了一口提拉米苏,二人低头说了数句话后,二人分别举出五分和六分的牌子,即是意式西餐馆的师傅获得十一分。接着陆先生和蓝女士都把表涵的羊架送进口里,只见他们都顿了一顿。

“徐先生,请问这位学徒到贵餐店学习了多久?”蓝女士拧着眉的问。

“两……两年。”表涵不让俊远回应,自己便已战战兢兢地说出答案。

只见蓝女士轻轻一笑,低头摸着牌子说:“那么你绝对适合拿这个分数。”说罢,一个写着数字七的牌子举起。陆先生也点点头的举起八分的牌,那即是十五分呢!

“意式西餐馆十一分,四堂餐厅十五分。即是由四堂餐厅胜出!”司仪的话音刚落,餐厅随即传来各人的叫嚣,加上如雷的掌声。表涵仍是不太相信自己胜出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先说说意式西餐馆的提拉米苏吧!”陆先生抓起他前的麦克风:“师傅先生,我猜想你对自己的雪藏甜品没多大信心吧!看着你倒鱼胶粉的份量,我们三人都只能不语的摇头。你该明白鱼胶粉太多只会令芝士蛋糕变硬吧!”

“不能否定阁下的技术,”俊远也抓起他的麦克风冷言道:“但看怕你对这甜品的认识不太深入吧!正宗的提拉米苏该是使用意大利杏仁酒,并不是橙酒吧!而且若你的鸡蛋跟糖有混妥,是不需添加鱼胶粉的。”

“再说说四堂餐厅的吧。小女孩,你刚才为什么要闭目呆站这样久呢?”陆先生和蔼的微笑问。

“因为我害怕。”表涵带点害怕的如实说:“这道菜色是我最不在行的意大利菜色,因为羊架的熟透程度,我还没掌握妥。”

“但这次应该比过去的好啊!”蓝女士笑说:“虽然还有点过份的熟透,但羊肉的味道和口感仍没有流失。而且你制作的速度真的很惊人啊!”

表涵听后只觉脸庞一阵炽热,脸红了。她还是首次让父母及朋友以外的人称赞呢!但俊远只是挑着微的看着她,并没有说上任何一句话,也没有挂上任何表情。

这红着脸的样子,怎么有着熟悉的感觉?

晚上,表涵下班时,看见一位穿着整齐西装,依在开蓬车上的男士在等待她,他正是午时坐在角落的男子—江勇军。看见彼此,二人不约而同的绽开灿烂的笑容。

“傻丫头,真的胜出了啊!”勇军带点嘲笑的口吻说:“而且还要是你最不在行的意式羊架。”

“‘菜手’,你这是揶揄我吗?你大可不用接我啊!”表涵不服的回击。

“臭丫头,别再找小时的糗事来说。”此时表涵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形,勇军看见后,心里不知盘算着什么,只是语气和眼神突然变得十分温柔:“表涵,快上车吧!可不能让你的父母担心啊!”

听到这一话,表涵只觉呕心,并且不明白为何他突然转化成另一人似的。虽然数万个问号冒在头上,但表涵知道勇军所做的一切,及一举一动,都有他个人的原因,因此没说什么话便甫上他的车了。

待勇军把车驾走后,那个身影从暗角里缓缓的走出。俊远皱着眉头的看着那车影,心想:他到底是谁?怎么看见她走上别人的车子,心中会有着不安的感觉?

叮当—

陈家的门铃响了,青青才把门打开,徐梅(勇军母亲)那尖锐的声线便直攻她的脑袋:“何青青!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表涵还没掌握好意式羊架的烹调技巧前,绝不能把她的制成品给别人吃!我的勇军吃了她的羊架,现在已拉肚子第二十次了!”

青青听后,不知该给予什么反应,因为她知道是勇军刻意要求表涵弄给他吃的,而且她亦早已再三叮嘱,酿成这结果,只能怪他自讨苦吃吧!“记得深宵三点钟夏季与你观星的我……”表涵的手提电话响了,看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她的脸上顿时挂起满是稚气的笑容,雀跃地说:“平平,是你吗?”

“表涵,拜托你别这样叫我,还是叫我子平吧!我不要女朋友胡思乱想呀!要不然我可得接受‘满清十大酷刑’啊!”那边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不过那抱怨中带着些纵容的语气让他的声音好像染上了颜色。

蓝子平,蓝宏胜的双生弟弟,立诚和如蕾的儿子。

“呜,我不依啊!”表涵撒娇着说:“平平忘记旧爱了,贪新忘旧啊,拋弃我了!我要向琪姨投诉!”

“陈小姐,”子平的声线变得沙哑,无奈着说:“我好像从没有跟你交往。而且我俩的关系,一向视为青梅竹马的好友,你别作弄我好吧!”

表涵扁起小嘴,别扭说:“呜,不玩好了。你这大哥哥自从交到女友后,也忘掉我这好友了。”

蓝子平抵受不了她装可怜的招数,只好说明天请她到摄影场中看看艺人们的工作情况,因为他可是有名的大导演。而且表涵的姐姐—陈表淑可是红透艺能界的演员,表涵听到后当然不多想的便点头答应吧!

砰砰—

家下传来车辆响安的声音,表涵把头探出窗外,便看见子平的私房车已来到她家门外等候了。她立刻穿好鞋子,奔出门外飞扑到他的身上。

“喂,表涵快放开我吧!这儿离我家不远,我不希望我的女朋友产生误会啊!”子平皱着一张脸,无奈的说着。他的女朋友跟他同住一起,而且离表涵的家不远,所以子平才这样的紧张。

“哼!平平只顾女朋友,不理会我这挂名的妹妹了!”表涵扁着咀别扭的说。话虽如此,可表涵的也却从子平身上松开了。

“若是不理会你的话,我大可不用来迎接你吧!”子平看着她真的失去了所有法子,看着这样的表涵又有谁能生气呢?

来到电视台的停车场,子平便给表涵一个工作人员证,说:“非工作人员是不可内进的。碰巧我的助手今天告假,表涵就麻烦你暂当助手一天了。”

“早便该猜到没有免费的午餐了,原来是要我当替工。”表涵洩气地说:“算吧!谁叫我今天想看看姐姐,就帮你一把好了。”

子平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微笑说:“谢谢你,晚上我请你吃饭吧。”说罢便牵着表涵的小手走进去了。

在走廊中,戴起平光眼镜的表涵像满口经验的秘书,走在子平身旁。不少艺人及工作人员除了跟他们打招呼外,更特意多看两眼,打量过二人后,便低头窃窃私语。

表涵轻轻拉扯子平的衣角,在他身旁轻声的问:“平平,他们都认识你的吗?还有他们为什么看过我后都暗地里偷笑?”

听见她的提问,子平并没有回应,只是咧嘴一笑。表涵的头上再次冒出问号。她走在子平的身后,打量着他的背影。不知怎的,在这时总觉得他像是很冷酷,有着让人不敢冒犯的威严,虽然只跟在身后,但表涵心里也感到一丝安全感,浅浅的微笑也勾起了。

原来,平平在工作时的背影是这么帅的,满有男人味的说。他也长大了不少呢!看来只有跟依菱一起时,才变回小时的他。

“到了。”子平停在门前,说罢便推开木门,领着表涵走进去了。在这化妆间内,只坐着两位举止优雅,样貌美艳的女生。她们看着子平把门锁上后,便不顾什么仪态的走上前拥着表涵,并摘去她的眼镜。

“表淑,恭喜你啊!我们从勇军哥哥那儿听说了,你真的很棒啊!”女歌手—蒋依菱—表涵最能诉心事的对象,雀跃的说。

女艺人—陈表淑—表涵的姐姐只是轻轻的拥着她,温柔的说:“表涵果然是煮食的料子呢!抱歉哥哥和姐姐还有依菱都忙得,没有空回去,放假时我们为你补回庆祝吧。”

“姐,不用了,你们努力工作才可行啊!若要庆功宴的话,就待我把所有比赛全都胜出后才算吧!”表涵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体谅的说。看见她的笑容,表淑和依菱也不想让这小妹妹离开她们的怀抱。

“唉,女生果然是善变的。”对比两位艺人台前幕后的仪态,及表涵对两位女仕的态度,他只能这样的感叹着。

两位美丽的女士对视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娱乐圈可不是那么单纯好混了,要是不注意丝毫,或许就能大祸临头。不过,表涵不需要知道这些。好久没有看到妹妹,少不得要畅谈一番。正在互相打趣的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这里欢乐的交谈。

咯咯咯—

子平依着的门在霎时间被敲响,这可使她们紧张了,表涵的哥哥陈英喆不会在此录影厂,她俩的经理人又出外吃饭了,那么会是谁呢?

咯咯咯—

敲门声再次传到四人耳中,表涵立刻架上那眼镜,两位女艺人也回复她们于镜头前的仪态。子平看见她们准备妥当,便点点头,把门慢慢拉开。谁知映入表涵眼帘的竟是……

“小风?”表涵看着眼前绿发的男生,让她有点呆,太熟悉的感觉让表涵下意识的说出这个名字,不过,声音太小,没有人没有听到。她揉揉眼睛,再看清站在门前的男生,心想:是徐俊远少爷?他来这干什么?为何我会错认他作小风?

子平看见他,故装不认识的问:“请问这位先生是谁?”

俊远如旧冷起一副脸孔,但冷漠强硬的语气中仍带着应有的礼貌:“本人叫徐俊远,四堂餐应的老板。我想找陈表淑小姐,请她为我们作比赛的评判。”

“为何你会找上我呢?”表淑试探着问。

“因为得知你跟其兄—陈英喆皆是对吃要求甚高的人,而且亦是有名甜品师—何青青、陈春延的儿女,对饮食定必有一定认识。”

“但素闻阁下已找到我父母当参赛者,就不怕咱们徇私吗?”表淑挑了挑眉,直直的看着徐俊远,仿佛要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别人不肯定,但你俩定不会。”俊远简而精的肯定说。

听见他的答话,表淑只是一笑,便点头答允了。见她的答案,俊远只是生硬硬的勾动嘴角,作感谢的笑意。就在他要转身离开时,他瞥见了子平身后架着眼镜娇小的女孩,他的眉头在没人察觉下皱了一下,便离开了。

子平把门关上后,表涵便问:“姐,你真的要当评审吗?我可不知会否使你和哥住进医院的。”

依菱听后只是笑道:“表淑,你就别这样傻吧!你的厨艺才没这样糟呢。而且别忘了勇军哥哥是当医生的,即使进院也要进他的吧!”

“何解?”

相关内容推荐:

赵大鹏

编辑赵大鹏点评:

《暧昧世家》写的是真的好,作者文笔犀利,情节引人入胜,代入感跟强,非常棒的一本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暧昧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