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妖刀免费试读章节目录】主角苏墨张_易表小说网

绝命妖刀

绝命妖刀 已完结

绝命妖刀

时间:2019-12-08 12:04:30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光荫儒雨 主角:苏墨张

光荫儒雨新书《绝命妖刀》由光荫儒雨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墨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叫绝命,已经没有人能叫出他真正的名字,他带了一把刀,相传当年天宫斩妖猴的斩头刀,后被孙悟空打碎坠落人间,人间有一位绝世铁匠用女娲补天熔石之火铸成一把绝世好刀,此刀在经历了几千年的斗争中不断的轮换着主人,最终因杀生过多怨气集在刀内,因此有了出刀必夺魂之说法。而绝命却是他现在的刀主,他带着他的妖刀行在繁华而又鬼异的都市中流浪着。

...

精彩章节试读:

苏墨蒙着眼睛被带下了车,她在被带走前,父亲用一块白色的布将她的眼睛蒙了起来,似乎不想让她看到不该看到的人,后来她才知道是人贩头子掩耳盗铃让苏墨的父亲将苏墨的眼睛蒙上。苏墨听到有人进了屋,将自己如包裹般拎了出去。在此期间她依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个声音如收音机般播了一路,苏墨心里也清楚了,父亲再一次的将自己推向了人贩子,那个熟悉的声音来自于人贩子头目。

苏墨蒙着眼走过一个坑坑洼洼的路段,她感觉那个地方又潮又湿,像似行走在一个山洞里。那几个人可能嫌苏墨走的慢,便将她提起。

苏墨凭着感觉知道他们走过一片台阶,每一个落下的脚步声在里面产生着回音。

渐渐地苏墨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哭泣声,但那些声音很快在人贩头子的呵斥下戛然而止。

苏墨被人如货物般丢弃在了一边,她借着室内的灯光,透过蒙着的薄布看到有人在她前面晃来晃去。

“有人来提人了!”苏墨听到一个人叫道。接着她又听到一个孩子的哭泣声。那个孩子极不情愿的被人拖拽了出去。

一个男子走到苏墨的面前,蹲了下来,用手掐了掐苏墨的脸,笑道:“上次因为你的逃跑害的老子损失了几十万,这次我可要连本带利的全都拿回来。”接着人贩子头子向着手下叫唤道:“来人!有人订了这个女孩,把她带出去!”人贩头子话音刚落,几个壮汉便上前将苏墨从地上拽了起来。

此时的苏墨深感命运弄人,她从人贩子手里逃出去,结果又再一次的被父亲送回到了这里,对于现在将要面临的这一切那时所做的努力只不过是对结果的一种延后。苏墨没有做任何的反抗,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因为走的慢,被那几个人贩推搡几下,一不小心便滑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人见其麻烦,便一把将苏墨提起,用一块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放进一个箱子里,盖了上盖板,打上了铆钉。

绝命跟着暹罗猫来到了一座山下,暹罗猫闻到留在苏墨身上的气味,向绝命指了指前方的山洞,绝命迈开步子直径走了过去。

这时从周边走过来几个大汉大声呵斥道:“你干什么的?”

绝命没有去理睬,依旧我行我束的向洞口走去。这时一个大汉上前一把抓住绝命的肩。只见绝命用手按住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用力一抽,那个男人的灵魂如脱壳般从身体里被抽了出来。

绝命抽出妖刀,染上血,对着出壳的灵魂上便是一刀,那灵魂如燃尽的火焰消散开去。那个大汉一下子也栽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上去的那个一下子倒地不动了,再看看像鬼一般的绝命,便害怕的逃散开去。绝命化作一股烟雾钻进了洞里,里面是一个另有洞天的石笋洞。绝命如一个游魂般时而化作烟雾,时而行走在湿滑的石阶之上。每当绝命停下来的时候,他总感觉背后有一个身影迅速的掠过,绝命本来想着是死去的游魂,但当他回头看时,背后却是空空无影。

暹罗猫紧跟在绝命的后面,他们来到了一块空地上,角落里坐着几个被捆绑着的小孩,他们都蒙着眼睛。坐在一边守卫见一下子窜出来一个陌生人,便拿着木棍去询问情况。还未等他们靠近,绝命已用手一挥,将他们的灵魂瞬间带出体外,被妖刀的切割下化散的不见踪迹。

这时暹罗猫跑了过去阻止道:“绝命,不要再杀人了!”

绝命用那即将被黑暗吞噬的双眼看着暹罗猫道:“我只是净化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不再造恶!”

“你这是在毁灭!”

绝命听了暹罗猫的话后恶狠狠地说道:“暹罗猫!你管的太多了,现在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做你该做的事还必须,现在你先把那些孩子带出去吧!”绝命指着那些还被捆绑着的孩童们。

“苏墨不在这里!”暹罗猫看了后说道。

“我知道,我会将她带回来的!”绝命感到周围的事物像倒放着的影片回放着苏墨被带走的那一刻,他瞬间化成烟雾消失在了暹罗猫的面前。

在一块空旷的草地上,众多车辆正停在那里,零散的几个人走出车箱,彼此打着招呼,递着烟。打开着的车灯照亮了前方的一切。

人贩头子站在车顶上,望着远方,洞察着前方的一切,他正着急的等着买家过来交易。

这时车前白光一现,一个身影印入在人贩头子的眼帘,在场的众人也看见那个不速之客,纷纷跑到车上取出器械。

“苏墨!”绝命开口叫道。

被关在箱子里的苏墨听到了绝命的叫唤声,拼命的用脚踹着木箱。

“噔!噔!噔!”的声音将绝命的视线引了过去。但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只巨大的手正悄悄地落在了他的头顶。

那只巨手一把裹住绝命的头,将他提起,欲将他狠摔向地上。

可绝命化成一缕青烟消失在了那巨在的手掌心中。

那个身材魁梧的高个子,一看手中的人不见了,便转身四处寻找绝命。这时他感觉肩上一沉。绝命一下子显现在高个子的肩上,他伸手按住高个子的头,顺着他的背后一个翻身自由落体,将那个高个子的灵魂从背后倒拉了出来,用手上染着血的刀将那个灵魂扎了个透心凉。那个肉实的身躯最后抖了几下便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空地上除了大个子的那冰冷的尸体,又再次寻找不到绝命的身影。

人贩头子已认出了绝命,他害怕极了,他已经被绝命修理过了两次,现在的他看到如鬼一般的绝命,生怕绝命一个不经意间闪到自己的后面,给自己一个透心凉。他也顾不上苏墨和众手下,钻进车里便仓皇的驾车逃离。

众人看头儿跑了,在不明情况下的人贩子也都飞快的跳上车准备撤离。

此时绝命闪现在关着苏墨的木箱里,撕下了封着苏墨嘴巴的胶带。借着外面的灯光绝命看到了苏墨全身上下那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肉,顿时心疼了起来,但那一阵阵心疼立刻被满腹的愤怒所淹没。

苏墨感受到了绝命的呼吸,轻声的叫道:“绝命。”但是绝命没有回答,他不见了,消失在了苏墨的面前。紧接着,外面好似起风,疯狂地摇摆着苏墨的木箱,风中杂夹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如地狱中千万只煎熬着的魔鬼,瞬间的吞食着周边还未来的及逃离的灵魂。苏墨怕极了,她将身子靠到了箱子的角落,拼命寻找着一丝寄托。

渐渐的那声音小了起来,灯光依旧,而周边反而是死一般的寂静。

人贩头子在颠簸的小路上飞快的开着,当他开到了一个转弯口时,他发现在转角处站着一个人,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个人竟然是绝命,接着人贩头子只见银光一闪,汽车前方的挡风玻璃立即破开了一道口子。妖刀迅速切开人贩头子的胸膛。汽车一下子冲破围栏,跌入了山谷。

苏墨正静静地等着,等着绝命来救自己。这时有人正用工具撬开木箱的盖顶。那个人将苏墨轻轻地抱了出来。

“绝命!是你吗?”苏墨不确定的问道

但那个人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将苏墨轻轻地放在了地上。那个人没有给苏墨松绑,更没有解开蒙着眼睛的薄布。苏墨借着车灯的光线依稀看到了前面的那个人的样子,她心里笃定那个人就是绝命。

“绝命!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苏墨激动地说道。

绝命只是站着,静静地看着苏墨,他想伸手去触摸苏墨的脸,却又收了回去。

这时从远处传来许多吵杂的声音,绝命看了看远方,化成一缕白烟消失在了苏墨的面前,留下来的只有苏墨和那些冰冷的尸体。

苏墨看着绝命的离去,拼命的呼唤着绝命的名字,那声音久久的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之中。

苏墨被尤世凡带回了古今一卦,她哭着闹着要见绝命,直至她哭累了,闹够了方才带着哭呛睡去。

没有人知道绝命去了哪里,他像金门一役之后的那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第二天,大家都还在为绝命的去向而着急时,苏墨反而显的出乎意料的镇定,她向往常一样整好东西背上书包准备去上学。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苏墨一看是自己的父亲。她发现父亲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但这回她没有逃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接着又走进来一个人,不过这回是个胖子,那胖子一步跨进古今一卦后便大声问道:“张半仙在不?”

张半仙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便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他首先看到的是苏墨的父亲,便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们走吧,就算我这次牢底坐穿,也不会让苏墨跟你走的!”苏墨的父亲把板着的脸转向张半仙,忽然表情扭曲般蹦出一个夸张的笑脸。

吓的张半仙向后退了一步,骂道:“神经病呀!”。

柳秀见到苏墨父亲古怪的行为后,担心会吓着苏墨,便立即走到了苏墨的身边,并打电话给顾芳婷。

那个胖男人见了后反而笑着走上前去道:“我是来给苏墨办手续的!”

“办什么手续!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办的”张半仙气愤的讲道。

这时尤世凡在秦般义催促下火急火燎与顾芳婷一起赶到了古今一卦,他们一进门,发现跟苏墨父亲一起过来的是鬼律师。

鬼律师看到尤世凡进来便立即上前道:“世凡兄!你倒是帮我解释一下呀!”

“有什么好解释的,上次你折腾绝命还不够,还跑上门来折腾了是吧!”秦般义如泼妇般指着鬼律师说道:“现在可好,绝命人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鬼律师却笑着说道:“这可是冤枉好人了!我这可是在帮绝命,怎么说是折腾呢!再说了绝命又不是小孩子,你们瞎担心个什么呀!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的!”

自从尤世凡带着绝命去见鬼律师后,一直被秦般义埋怨到了现在。现在的他看到鬼律师也很是无奈。

“你怎么来了?”尤世凡上前道。

“我不是说过了嘛,我会过来的嘛!做人还是要一诺千金地。”鬼律师看着众人道:“我即然答应了绝命,这次来是帮苏墨办理扶养权的手续。”

“但是现在绝命不在,你无法帮绝命办理手续。”在一边的柳秀开口道。

“绝命?”鬼律师如破浪鼓般摇着头说道:“绝命是没有权利地!而且我今天也不是来找绝命,我是来找张半仙!”鬼律师把头侧向了张半仙接着说道:“只有张半仙才有资格。”说完,他拿出了许多资料放到了桌面上。

“我……我好像有点不妥吧!”张半仙一下子还接受不过来。

“你正好合适。”接着鬼律师如和尚念经般念道了起来:“根据《收养法》第四条规定,对于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可以被收养要求是:丧失父母的孤儿;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的子女。”他看了看苏墨生父现在那个半痴半疯的样子说道:“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苏墨归属于第三者。对于那个收养人来说,依照《收养法》第六条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以下条件。”鬼律师在讲到“同时”的字眼时,把嗓音提的特别高。

“第一、无子女,你张半仙是符合地;第二、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这个你也不成问题,第三、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鬼律师打量着张半仙问道:“疾病方面应该你也不像那个病怏怏的人。”

张半仙听到这里,拍着胸脯道:“我好着呢!”结果因为拍的太重,反而咳嗽了起来。

鬼律师继续讲道:“第四、年满三十周岁。半仙这个你肯定没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如果是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这点只有张半仙可以,绝命从法律角度上讲有点年轻。”

众人没有说话,至少对于苏墨来说,她的归属总算有了着落。

待一切手续办好后,鬼律师将所有的资料收了起来,放进包中道:“等通知!消息很快就会下来了!”接着他又看了看苏墨道:“绝命让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你也要准备好给张半仙叩头,上茶了!”鬼律师俏皮的向苏墨使了一个眼色。

但苏墨却没有去搭理。

鬼律师见自己不受苏墨待见,便拍了拍苏墨的父亲肩将他带了出去。

暹罗猫看着苏墨父亲离去的背影,知道那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现在的他如一个傀儡被鬼律师控制在手中。

鬼律师出去时顺便把尤世凡也叫了出去,他板子脸对着尤世凡说道:“怎么,心里不爽呀!”

尤世凡赶忙陪笑道:“哪有!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绝命清掉了苏墨父亲和其他人贩子的灵魂的事情,冥界早晚会找上门来的,这件事很棘手呀!”鬼律师抖着腿说道。

尤世凡理了理鬼律师的衣领道:“您是阴阳两界的法制律师,这些事情你是信手捏来。我相信你不会有问题的!”

鬼律师一把推开尤世凡道:“捏个屁,这回捅了那么大的一个娄子,难呀!”鬼律师说完便气呼呼地将苏墨的父亲领走了。

没过多久,尤世凡便带着一张法院的判决书送到了张半仙的手上,他已经正式成为了苏墨的合法扶养者。

那一刻把张半仙激动一夜未眠,他拿着判决书不断的反复看着,生怕自己看漏了一个字。他一生孤独,本想等存够钱后,在老无所依之时便把自己送进了养老院,直到孤独的闭上眼睛。现在他多了一个合法的孙女,在那一刻他的未来充满了活力,至少不会孤独终老。

苏墨在没有绝命的日子里过于平静的表现反而让柳秀担心了起来,她怕苏墨会把一切的伤痛埋在心里,这样反而会憋出病来。

日子总是这样一天天过着,在顾芳婷的安排下,苏墨也向张半仙行了敬茶之礼。

在假期中的苏墨,除了照料樱花,就是在楼上做寒假作业,待没事的时候她总会站在门外看着远方直至夕阳西下。她在等绝命,因为她心中有一个信念,绝命不会失信自己。

外面的鞭炮声,添加了几分浓郁的年味,张半仙亲自己去了商场给苏墨买了几件过年的新衣服。

在除夕之夜,柳秀在厨房忙碌着为今年最后一顿晚饭准备着可口的菜肴。

苏墨反而失去了平时的那份镇定,她时不时的向着门外看去,因为昨天她梦到了绝命,只见他踏雪而来。当张半仙正准备去关门时,苏墨急忙的阻止道:“爷爷,再等等,万一还有人要进来呢!”

张半仙看了看外面的天,搓着被冻僵的手,呵出一口白气道:“外面越来越冷了,看这天估计是要下雪了,再说今天是夕除,该来的早就来了,估计现在来这里的也只有鬼了!”话声刚落张半仙觉的自己说错了话,便默声不响,把门依旧敞开着。

不一会儿,外面便飘起了鹅毛大雪,雪花冒失的闯进了古今一卦,融化在了地上。苏墨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远方,真的下雪了,跟梦里的场景一模一样,绝命就是这样踏雪而来。

柳秀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飘进来的大雪,叹了一口气道:“那么大的雪,看来一净是回不来了!”

“苏墨!别站在门口,那里冷!”张半仙叫唤道。

但苏墨还是没有动。

张半仙上前蹲下看着苏墨发已冻青的脸,心痛地说道:“我的小宝贝,你看都把脸给冻青了。快到去里屋吧,这里太冷了!”

“爷爷,我昨天看梦到绝命踏雪而来!你看现在真的下雪了!”苏墨伸出冻青了的手去接飘进来的雪花。

“我的乖孙女,要不我们先回里屋,绝命回来看见门开着一定会自己进来的!”张半仙还没说完一股冷风扑了进来,张半仙一个不经意吸进了冷风便咳嗽了起来。

苏墨心痛的慰问道:“爷爷,怎么了?”

张半仙边咳嗽,边摇着手表示没事。

苏墨心有不忍,只好随着张半仙进入了里屋。

刚入座不久,门口便响起一窜脚步声,这个声音引起了两个女人的警觉,她们将目光注视着那扇敞开着的门。

她们听见脚步声音越来越近,在快到门口时,脚步却停了下来,苏墨和柳秀像听到指示一般立即下了桌,快步走向门口。只见一个人正匆匆抖去身上的雪积。

“一净!”

“绝命!”

苏墨和柳秀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那个男人脱掉帽子,看着柳秀。

苏墨一看是一净便失望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张半仙看见一净回来了,立即迎上去道:“来!来!来!还没吃饭吧!”

“绝命呢!”一净进屋后问道。

众人都没有开口,一净见众人不语也没再问下去。柳秀后来借去厨房取菜为名,也把一净叫了进去,跟他讲述了绝命的事情。

门依旧开着,门外又响起了一窜脚步声,苏墨猜想这回一定是绝命回来了,她兴致勃勃地跑到门口,但看到的是顾芳婷和秦般义等人,她们特意赶过来到古今一卦过除夕。

对于顾芳婷而言,她放弃了与父亲一起去国外过年的机会,来到了古今一卦,她即是为了来看苏墨,同时也想看看绝命回来了没有。在绝命离开的那一段时间里,她时时刻刻思念着绝命,她甚至给绝命贴过寻人启事,但最终无果。

又是一个阵急促的脚步声,苏墨慢腾腾的和秦般义走向门口,尤世凡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料材走了进来,秦般义立即上前去帮忙。

几次的失落,让苏墨知道,梦总归是梦,她只是太想绝命了。大街开始积起了雪,整条街上空空的,连只猫影都看不到。苏墨失望的将门关上。

但苏墨刚把门关上,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是绝命!”苏墨那颗即将息灭的期望又一次被那阵敲门声点燃。她立即打开门,风雪一下子扑了进来。

只见一个乞丐蜷缩在门口,他整个人都在止不住的发抖。“好心人,给点热菜吧!让我好暖暖身子!”张半仙走过来看到后便走回厨房,取出几个保温盒子,将锅里剩余的饺子还有一些面食放了进去,他盖上盖子,将盒子放入一个纸袋中,送到乞丐的手上。这时乞丐又拿出一个破瓷碗,说道:“好心人,再给点取暖费吧!好让我能熬过这个冬天!”张半仙见那个乞丐得寸进尺,心里便翻江倒海了起来,但看在是除夕之夜,为了图个吉利,便从袋里取出点钱,放到了乞丐的破碗中。

苏墨看着门口的那个乞丐,便上求道:“爷爷,要不再给点吧!”

张半仙看着苏墨,便又抽出几张放到了碗里。

那乞丐多声道谢后,方才慢慢地离开,消失在大雪之中。

张半仙重新关上了门,回到了餐桌上。

这时门又再次被敲响,张半仙估摸着又是刚才那个乞丐,因为乞丐的得寸进尺,张半仙猜想这回他可能嫌外面太冷要在这里呆一会吧,最后估摸他直接要上桌吃饭了!张半仙任凭那个怎么搞门,都不去理会。

苏墨立即下了桌道:“我去看看吧!”说完她走向门口,打开门,她便愣住了。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人,在他的肩上已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墨!我回来了!”

苏墨积压的思念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她一下子扑了上去,嚎嚎大哭了起来:“绝命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不是梦,墨!我真的回来了!”

苏墨仰起脸看着绝命道:“你知道吗,我等你等的有多艰辛,想你想的有多痛苦!”

绝命紧紧的搂着苏墨,将她慢慢的抱起,走进了屋内。他看到了顾芳婷,此时顾芳婷眼含泪水,慢慢地走了过去,将绝命拥入怀中。

“这大过年的大家还站着干什么,快快入座吧!”张半仙抹去泪水说道。

顾芳婷听了后也急忙从绝命的身上撤了出来说道:“我们都在等你吃年夜饭呢!”

“外面的雪下的更大了,估计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张半仙说道着把门去合上。

被绝命抱着的苏墨将下巴靠在绝命那满是积发的肩上。在门关合之际,她无意间看到门外的不远处站着一个人,那人正慢慢地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相关内容推荐:

乐游天下

编辑乐游天下点评:

《绝命妖刀》好新颖的题材,构思很独特,虽然更新有点少,但是一本有潜力的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绝命妖刀